21/10/2011

多少次枕濕在夜裡

哪怕知道只是一場夢,依舊是淚流滿面。一個夢境,也許只有歸去,方才會初醒。

南國的秋,比不得北方故裡的霜重露深。思念熟悉的場景和熟悉的路,因為曾攜故人,在有傘的雨裡,抑或在落葉翩躚的秋風裡一同走過。偶爾寒暄,或是默默對視,又或是停下一同來撿拾那些金黃的銀杏葉兒,一切卻全都記在心裡了搜證

巴蜀的四季,滿眼的青幽,可是卻無法和四季分明的秦地並論。我最感念九月的渭北,滿滿一地的紅黃,紅的蘋果,枝頭俏笑,黃的梨子,樹蔭裡閃光。忙碌的母親,喜上眉梢,顧不得露水濕了褲管,也管不得鬢白的發間有了葉絲,依然佝僂著駝了的背,往框裡斬獲喜悅。父親汗流浹背的挑運著,時而換肩,時而擦汗,又或是掏出他的煙包,裝上一鍋,美美地吸上一會兒,每一個皺紋裡,彷彿都映著歡樂商務中心

天府的富饒卻怎么也抵不過長安的繁華錦世,聽雁塔的晨霧裡,鴿群在吟著漢賦唐詩;看曲江池畔的垂釣者,一個個都與姜太公是那麼的神似;熙熙攘攘的大唐夜市裡,穿梭者忙碌與不忙碌者的蹤影;偶爾那個黃昏的城牆根下,那亂彈便又把你拉進了曲曲折折的戲裡hair loss

吃長江水長大的人,偏偏與喝黃河水的黃土高原的人不一樣,語言不用說,沒有我們的渾濃和粗獷,性格顯得有些溫婉小氣,絕沒有我們的氣場和豪爽。游走在川地的大村小鎮,人們不是一起玩笑便是喝茶遊戲,而秦人,則田間地頭上,果園裡忙忙碌碌,即使一時閑了,也不忘把用過的鍬、  尖頭的泥巴收拾利索坐骨神經痛

大碗的寬面,大聲的吼秦腔,大雪紛飛的冬。那些熟悉的場景,每每地在夜裡入我夢來,飄香的泡饃,多少次枕濕在夜裡,豆腐腦的晶瑩剔透,總是牽掛的一例,熟悉的果啤,“美猴”的香煙,清爽的冰峰,脆黃的鍋盔。

歸去,我愿歸去,哪怕是在夢裡,或者是在久遠的以後,終老於茲,我也便無憾無悔了印刷公司

05:24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dans 星星感動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Tags : 整整友誼, 期待盼望, 夜裡豆腐腦, 熟悉的場景 |  Facebo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