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13

柔絲夏韻

1211.jpg

 

 

 

 

 

一、滴答

窗外,淅淅瀝瀝的春雨,不斷地敲打著地面,發出“滴答滴答”清脆的聲響,一陣勁風掠過,憔悴的黃葉如枯葉蝶般翩翩飛舞,悄然落下,無奈的躺在潮濕的地面,任憑路人車輛踐踏。循著這“滴答”的雨聲,瞅著這落寞的景況,一絲莫名的感傷與失落從心底油然而生,頃刻間溢滿周身。

帶著幾許懷舊,伴著幾絲愁緒,信手打開電腦,隨著侃侃的那首《滴答》的清音,將一簾心思托付於文字,讓幽幽的思緒在指尖流淌。

喜歡雨,又懼怕雨,也許聽來讓人有些匪夷所思。喜歡雨,是因為它能緩解燥熱的季節,清新汙濁的空氣,潤物細無聲。懼怕雨,是因為它阻礙著出行,豪雨還會釀成洪災。對雨,就是在這愛恨交織中慢慢地延伸著享受和無奈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記得小時候,在炎炎的夏日裏,特喜歡暴風雨來臨前的那一刻,漫天的烏雲如萬馬奔騰般在低空中馳騁,強勁的狂風抽打著樹幹,發出尖利的嘯聲,地面的浮物便隨著狂風飄飄忽忽,蹁躚起舞。小小的我們,傻傻地佇立在空曠處,張開雙臂,一任肆掠的風越過我們單薄的身軀飛向遠方,獨享那份清涼與愜意Business Registry Hong Kong

上學時,我們家與學校相隔三裏路,每逢下大雨時,我們中午就不回家吃飯,就近在學校附近的食堂就餐。其實食堂的飯菜遠沒有媽媽做的好吃,也許是小孩子隔鍋飯香吧,就喜歡吃食堂的大鍋飯,因此,也總是盼著下大雨。

雨,既讓我們覺得享受,也讓我們感到無奈。

工作後享受一年一度的探親假,那時我們家住在分場,離場部三十裏路,因此回去沒有家人來接就要搭便車。有幾次在等車時正趕上瓢潑大雨,淋的那就叫個慘,簡直就像落湯雞,爸爸媽媽常說我出門就遇雨。也正應了人們常說的那句話:貴人動身,風雨先行。

最讓我狼狽不堪的當屬兒子滿月回去,那是一個夏日,妹妹來豐接我,姐姐在射陽等候,爸爸到場部迎接,場面可真夠隆重的。無奈上蒼不作美,開始還是豔陽高照,轉眼間陰雲密布,緊接著豪雨如柱,傾盆而泄。繈褓中的兒子嬌嫩的身軀無法適應這驟變的天氣,腹瀉連連。初為人母的我,忙得手足無措,而雨中又無法及時更換尿布,使的身上花斑點點。當跨進家門時,媽媽從我手中接過兒子,看到我的那副狼狽相,和姐姐竊笑不已,都說那麼愛幹淨的人,也有無奈的時候。

雨,曾讓我感到無奈,更讓我氣惱有加self storage unit

那是前年的一個冬日,正值我上中班。夜半下班回去,風雨交加,我獨自開著電瓶車行駛在無人的大街上。狂風裹夾著勁雨撲面而來,飄飛的雨披無法阻擋風雨的侵襲,只淋得棉衣棉褲濕透。這還罷了,雨水滲透到電瓶裏,致使電瓶全部報廢,害得我又花幾百元更換新電瓶。

雨,不因我的喜樂而福至,也不因我的厭煩而逃避,它仍舊像一位來去無影的遊俠一樣不期而至又匆匆離去。

窗外,春雨,依舊淅淅瀝瀝地下著,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侃侃的“滴答”的歌聲,始終縈繞在我的耳際,回蕩在我的心裏。

二、夏韻

五月,柔柔的風,送走了溫馨浪漫的春天;五月,芊芊的情,醞釀著熾熱如火的夏天。行走在五月的時光隧道裏,心境也隨著這漂移不定的氣候而變得慵懶和無奈,一種說不清道不明、欲語還休、欲罷不能的惆悵總是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也許是性格使然,也許是人到深秋的緣故吧,總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聽幾首感傷懷舊的老歌,抑或是節奏緩慢的輕音樂,伴著舒緩的旋律,讓一絲寂寞陪伴,走過時光的長廊,將過往的點點滴滴串聯成一幅長卷,韻滿或溫馨或淒婉的回憶。

常感歎韶華易逝,人生如夢。細細想來,一絲悲涼不覺悠然間襲上心頭。懵懵懂懂數十載,一生無績枉嗟歎。曾經的憧憬向往,曾經的躊躇滿志,在年輪的交替中,隨著時光的流轉,被遺忘在理想的彼岸再難尋覓Piano

不需要任何的點綴,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攪,就這樣靜靜地坐著,手捧一本書,將整個身心融入書本,和著主人翁喜怒哀樂的節拍,或喜或憂,或思或歎,一種多愁善感的情緒瞬間便膨脹蔓延。

有人說多愁善感的人,感情世界一定很豐富。其實,此話也不盡然。也許,只是比常人多了一份思維,多了幾許遐想而已。

喜歡穿透時空,回到故人的世界。眼看花謝花飛,耳聽隱隱啼哭,便有了紅綃香斷有誰憐、風刀霜劍嚴相逼、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的悲天憐人。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杯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蕩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陸遊唐婉的《釵頭鳳》猶如一曲離人殤般淒婉唯美,讓人為之動容,讓人為之歎息。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秦少遊、蘇小妹的愛情故事,雖曆經“夜夜明月今何在,不把桂影投,關關雎鳩恨悠悠,一般苦,兩樣愁”的一破三折,最終以兩情相悅的圓滿結局而告終。

“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在月色如鏡的夜晚,常常對著遙遠的夜空,眼望繁星點點,細數流年心結,遙想望穿秋水的鵲橋相會,牛郎織女相見時該是相擁而泣,還是相對無言?該是噓寒問暖,還是顧影自憐?

有人說,黃昏時分最易讓人感傷懷舊,特別是細雨如綿時。每每此時一人獨處,一絲莫名的感傷便會從心靈柔弱處飄然而至,因此,便有了李清照的“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地?”的淒慘落寞的心境。

迎著這初夏溫潤尤寒的晚風,望著一輪如鉤的新月,心底便會韻潤出一絲遐想。多想駕著這艘彎彎的小船,拋開世俗的煩憂,遠離喧囂的紅塵,踏著夢想的節拍,遊弋到渺無人煙的僻靜之地,讓一襲尚存的紅顏,在淡泊寧靜中漸漸老去,直至生命的鐘擺停息。

“樓上黃昏欲望休,玉梯橫絕月如鉤。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心緒在文字中凝結,情感在墨香裏釋放,是喜?是悲?是樂?是歎?抑或是溫馨而蘊含淒美的夏韻?

05:02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dans 生命的真實感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