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2

要付出代價

我在小學調皮搗蛋有那麼一幫叫叔叔阿姨的人寵著,而在另一個地方就沒有這樣的人了,而我卻依然我行我素,自然會吃苦,於是便有了求學生涯中第一個傷害我的老師

六年級的那位相貌氣質俱佳的班主任,在我眼裏很完美,確不是對我完美

一次早自習她下來檢查作業,我由於偷玩便沒做,她問我理由,我很知趣的說不想做;她熊著臉要我儘快補上,那時的我在班中還能排上前十,但在我看來這種名次對我這種吊兒郎當的學生可以了,但她卻不滿意

我卻很迅速的補完了,上午第二節,她的語文課,還沒響鈴,她過來敲了敲我的桌子,低頭寫字的我知趣的站了起來,心急的翻找了一會(我桌子亂的是出名了),她有些煩,但我還是把作業交在了她的手上,她看了沒有三秒鐘來,連第二頁都沒有看完就還到了我的手上,我隨便在桌子輕輕(注意這個字眼)一扣(還有這個動作),便坐了下來,誰知這個動作被剛回頭走了兩步的她給聽見了(耳朵真好),她定了定,又回到我桌邊,敲了敲正在找書的我,“站起來!”,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嚴厲給鎮住了,“聽到沒有!”。我木木的站起來,“滾出去(她說了髒話)!”。我腦子一片空白,隨後她說什麼批評我的話全部都不重要了,她完美的形象已全部塌在了我的眼中,我幼小的心靈突然書去了方向,我疑惑的自問,為什麼她沒有她(青梅竹馬的她)完美,是我錯了?

對,我錯了

但就在我木木的走出教室後,竟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我恍恍惚惚的遊蕩在空曠的學校裏,腦子裏胡思亂想,害怕、解脫、失望、迷惑、茫然……

所有青春傷感的詞語在那時都適合我,而我卻找不到哪怕一個理由來讓我認錯,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錯在哪.後來同桌(賈曉娜?於格?……忘了),告訴了我些許提示,就因為我那輕輕的一扣,注意,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是輕輕的,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輕輕

千里共婵娟开多了一份绚丽四外冷净寒霜挂枝摘下了面具 包含的深情留在我的心間A different perspectiveHurt me成光

10:27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