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2012

是愛,更是幸福


妖精一詞,從來都與女人有染。女人有多種,或溫柔嫵媚,或熱情孤傲。無論哪一種,發揮到極致,便成了妖精。拋開了貶義與下流,我鍾愛妖精一詞。而且更願意,千姿百媚的,做一個這樣的妖精靜脈曲張

最成功的莫過於,《畫皮》中,周迅演繹的,那個風姿絕綽的小妖精。清新,脫俗,時兒溫柔似水,時兒熱情如火。只一個淡淡的笑,便更多了幾分楚楚動人的美。這樣的女子,即使要你掏心掏肝的愛,又有哪個男人不是心甘情願呢錦旗

褪去了溫柔的蟬衣,女人的狂野,讓男人想愛想恨的咬牙切齒。還記得《還珠格格》裏那個小燕子吧。古怪的如精靈,淘氣的又很可愛。即便是很執拗,而且幾近瘋癲,還不時的闖出天大的禍端。也不乏有人不顧一切的,隨她九死一生呢獎座意義

林徽因做成了妖精。不然,只一身素衫淡衣,怎麼就讓徐志摩傷心傷肺刻骨銘心的去愛,甚至拋棄妻子。讓梁思成真心實意的一生守候,對她百般包容;金嶽霖千方百計的呵護,到死都不離左右呢。不然,又怎麼會如此的博學多才,從文學,藝術到建築,哲學樣樣集於一身呢。這樣的女子,誰還敢說她不是妖精!

李清照這個名字,恐怕很少人不知道。她的詩詞被人們廣為傳用。當人們觸景生情時,只說;“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多少愁思無限感慨也盡於此吧!一句”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讓多少癡男怨女懂了愁滋味。這位卓越的憂傷才女。她的詩詞被人們嚼在唇齒間,細細的研磨,久而久之,也便成了妖精。

細想來,一個女人,無論是美麗到琉璃剔透;還是精緻到無可挑剔;或者可愛到賞心悅目時,便會被男人呵在口中變為妖精。喚她作妖精的男人,又如何不是心存疼惜,心生愛憐,卻不知如何給予她風華雪月的美。也許,唯有牙縫中擠出的妖精一詞,才能將對她的喜愛發揮得淋漓盡致吧!也唯有借助妖精一詞,才能了卻他對她那癢癢的疼與愛吧!

04:17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