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2012

平淡於生活的起伏

想不透自己為什麼總是習慣坐在角落裏,更想不透自己為何總是喜歡一個人靜待神秘的到來?如果偶爾路過我頭上的白雲是一種對藍天的依偎,那我喜歡玫瑰、帶刺的玫瑰便是我的一種嗜好,像一種所謂的眷戀。可能這就是我,喜歡不知名東西的邂逅。

仲夏即將謝幕的一晚,我遇到了初秋的靜謐,看到了它伸向我的雙臂,靜靜的把持住了我,宛如多年不見的母親遇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又如不知道什麼時候夾存在書中的葉子,那種初逢、再逢,真的很奇妙,奇妙到你自己都不敢相信曾經你也是這麼美好過,正如現在初秋的擁抱,真實的有點虛幻,可又那麼切實到深沉。

書中夾存的樹葉簽又像一種神秘的號角,吹響了我遐想的思緒遨遊在別有洞天的府邸,觀賞著書中每一個精挑細選的字元,如同獨舞的姑娘,盡顯婀娜多姿的舞態陶醉了每一個觀賞的人。於是拈起葉子像拈起了生命的重量,脈絡延伸的方向成了一種遠去的目光。是葉似人,無法想像這樣的一種神秘是來自早年留存無意識的珍藏,因為感動傾瀉的一塌糊塗,把將行即走的走步都羈絆了,連前行的方向都被年歲烙印的葉子感動。

我是一個無知無畏的人,不在乎未來的方向停留何方,不想確定未來在我心裏有何重量。人是一種生活的態度,所以生活就有了千姿百態,有了多重複雜,所以控制不了的還是這種平常可見的日子,到底是日子把人過了,還是人把日子過了?在我看來已經大過了事實本身。我感動那些活著很好的人,敢於把生的姿態拔高到人的頂峰,藐視眾人又歸於眾人的大氣,是一種顯眼的成功或者難能可貴的豁達。

就像我所被擁抱的今夜,每一秒的停留,仿佛是仲夏對於初秋的一種囑託,那一絲涼意飄過肩膀,消散在生之常態的環境裏,撒下這一年的祝福,像上帝對於人間的祝福,看上去增添了不少神秘的色彩。我知道這是秋的接納,接納仲夏的不舍,不舍這步履人間的三月時光。

09:03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