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2012

我的自由的代價

自從潘多拉的盒子裡放出了自由,自由便瀰漫於人類,楛腄涼轵但人類卻看不清這自由的形狀,美國卻將它演繹了出來!自從這世界上誕生了這個新國家之後,民主和科學才在自由的新世界裡種下了根基。
另外兒童、動物等拍攝難度較高的鏡頭通常會最先拍攝,而靜物、特寫及產品鏡頭通常會安排在最後拍攝。為確保拍攝的鏡頭足夠用於剪輯, 每個鏡頭都會拍攝不止一遍, 而導演也可能會多拍一些腳本中沒有的鏡頭廣告製作

我是屬於喝著可口可樂,看著好萊塢的電影長大的一代。小的時候,對美國這個新興國家的一切就有著美好的憧憬,只會驚嘆這個只有短短200多年曆史的國家竟一躍成為世界超級大國;只會羨慕這個國家的人們可以自由的思想,不必擔心受到禁止和壓制,可以自由的獲取各種信息和知識,不必擔心受到限制,可以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意見,不必擔心受到威脅,可以自由的在自己的樂土上生活,不必擔心自己的“城堡”受到侵犯和破壞,可以在憲法規定的範圍自由的做任何事,不必擔心受到誣陷和冤獄,而且,當這一切的一切自由受到侵犯時,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槍來捍衛只屬於自己的權利。但這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卻了解不深。
今天,捧起林達著的—《歷史深處的憂慮》,跟著林達走近美國,了解美國。林達用書信的方式跟我們講述了美國現實生活中的故事,生動的介紹了美國的法律,政治制度的思想原則,建立與發展的過程,操作凡是,歷史價值以及為實行這套制度已付出的和將要付出的代價。
讀了這書後,對美國的嚮往更深了!
自美國從英國殖民統治中獨立出來之後,“三權分立”制衡制度就是美國建國的根本,是美國憲法的根本。這套制度為大多數國家所效仿,卻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一樣,演繹的如此成功。我想這歸根到底,是因為美國這個國家的思想與理念是獨特的吧。美國人只要要求他們可以在這塊樂土上平等,自由和幸福。美國是一個過分強調個人主義的國家。他們認為,如果個人利益都不能被保護的話,集體主義怎麼能不受侵犯呢?美國政府在處理個人問題的時候,它都是非常的小心,這是因為,第一,政府無法隱瞞任何事情。第二,出了差錯之後,哪怕10年20年,總有一定的民權機構,會在人力物力各方面,支持一個哪怕是身無分文的普通公民和政府打官司,不獲勝訴絕不罷休。他們認為,自由是基本人權,即,這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神聖不可侵犯訂花服務
看了這本書,我有所觸動的不是林達筆下的蘋果節如何的有趣,不是美國人民如何盡全力去維護一個古老的基本信仰,不是氫彈的秘密是如何洩露出去的,而是他們的言論自由。政府不得立法去剝奪這種自由,言論自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保證每個人都能夠說出自己的聲音,保證這個世界永遠有不同的聲音,而絕不是希望到了某一天,人們只能發出一種聲音,哪怕是認為這是“真理”的聲音。言論自由完全與真理無關。不管你說什麼,寫什麼,只要不真幹,都無人干涉。就像馬丁。路德。金可以充分利用他的言論自由發動呼籲人權走向華盛頓和平大遊行,為黑人爭取人權,播下“我有一個夢”的種子;就像美國沒有地下秘密政黨,“政黨們”可以堂而皇之地站在大街上,宣傳自己哪怕是要求大家起來“暴力革命”的主張。真的是這麼自由麽?是的!因為美國人民心甘情願為了自己的言論自由付出任何代價,哪怕是錢,是時間,是麻煩,甚至是打官司。他們不願以犧牲自己的自由來換取暫時的和平。 “俄克拉荷馬大爆炸案”就是一個證明。爆炸後,各種文章紛紛攻擊這種濫用自由的行為,指責那些煽動恐怖主義的人,抨擊的聲音絕對占上風。克林頓總統也被拖下了這趟渾水,他的“義正言辭”的講話會引起人民的軒然大波,是因為,在美國,除了憲法,誰說了也不算,總統和政府,最大的忌諱,莫過於違憲。就像總統被批評,被攻擊,他也只能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人民為了自由,不把總統當回事,令我羨慕不已!
美國也是一個非常強調保護個人隱私,私人財產和私人領地的國家。中國是槍桿子下出政權,而美國是槍桿子下出自由吧。記得林達的朋友塞琳娜聽到中國“文化大革命”有抄家的時候,她居然會回答“要是她遇到這種情況,她會開槍打死那些人。”確實如此,美國的憲法修正案絕非一紙空文。美國公民的私人財產包括自己的家園的保護是絕對受到司法保護的。 “司法是維護社會公正的最後一道防線”這個說法在美國得到了證實!但為此他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美國人寧可開槍射死99個沒有惡意,只不過是忘了在拜訪前打聲招呼的鄰居,也不願讓一個圖謀不軌的人進入我的“城堡”。日本留學生闖入美國私人住宅被殺案,儘管宣判的結果讓日本人無法接受,甚至要挑起事端,但也無力回天。美國的憲法就是如此規定,被槍冤殺的亡魂只能在法律面前自認倒霉,給親人帶來的傷痛也只能默默承受著!
如此五光十色的國家,也是一個理性統治的國家!美國法律的觸角幾乎伸到每一個角落,美國人評價事物,樂於用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而不是“道德的”還是“不道德的”!托爾維爾說過:“美國的所有政治問題,最後都會成為司法問題!”這在辛普森案件中折射的淋漓盡致。儘管不知道這是不是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的再一次延伸,但確實是一個偉大的世紀大審判。英國培根在《論司法》中講過:“一次不公的裁判比多次不平的舉動為褐尤烈。因為這些不平的舉動不過弄髒了河流,而不公的裁判則把水源敗壞了。”那場世界大審判,花費了檢方八百多萬美金,歷時一年之久,在全美國人都認為辛普森是兇手的同時,又可以認可辛普森應該被判無罪,只是因為“證據不足”。在明確了代價之後仍然選擇尊重公民的權利與自由為最高目標,這是需要勇氣的。而且,有時候,甚至可以說必須是有能力支付代價才能得到的。美國人對於“自由與正義”的價值觀著實讓我驚訝。寧可放走99各真兇,也不冤枉1個好人。不強求一定要找出罪犯,在判斷困難的時候,更傾向於“錯放”而不是“錯判”。這種對自由渴望的勇氣,難道不令人敬佩嗎,這種在“自由與代價”之間的痛苦掙扎,難道不令人感嘆嗎立體模型機動
說到這裡,在中國國力猛增的今天,我們確實應該反思我們的政治制度,包括立法制度,司法制度還有行政制度,反思我們的民主進程,反思那些歷史的遺憾給我們留下的無窮的弊端。林達說“美國不是一個善於遮羞的國家,它投出一片陽光,就落下一片陰影。它全部的陰影都毫無遮羞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所以,在美國,總統是靠不住的,總統的權力需要有法律,機構去均衡,去製約的。因為人都有私慾,特別是當一個人面對著這麼大的權力時,就連一個老好人,也會難免滋生壞心。而在中國,中國是一個善於遮羞的國家吧,無論掩蓋的多麼好!當一個人有了權力,貪污腐敗現像比比皆是!山西煤焦領域反腐敗,九百多名政府官員落馬,處分黨員幹部1135人,清繳資金304億元,不令人驚嘆嗎? “我爸是李剛”“我叔叔是金國友”叫囂聲不斷,不令人寒心嗎?女局長行賄當副縣長,縣政府大院受賄20萬,不令人憤怒嗎?這裡,我們是不是應該憂慮的是我們中國的製度呢,我們的監督體制呢,我們的道德素質呢?
我也有一個夢想,如果能將美國憲法變成中國憲法,那該多好啊!中國的法治還是一個很漫長很漫長的過程,我們期待著!

04:36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