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2012

悲几朝听,伤几又何摧

尘埃在心里打上了结,敲开了记忆的门,我们曾说过地老天荒,会不会就在这一瞬之间成为空白?
  前世曾相约的迷梦,只剩捧在手中残破的记忆,跟黑夜中的哽咽。
  酝酿了几世的愁,终成为了片片凋叶,撒了一地满目凄凉的新伤。
  我们常说咫尺天涯,我也常恨咫尺天涯。难道,那就不能永恒吗?三生三世三道石,我只喜欢一种,那就要安安静静在我身边待着。
  有人相信轮回,我不信神,但我知道我相信缘分,一旦遇到,就算是神也无法阻挡我们相爱的脚步椎間盤突出
  修前尘,醉今生尘世缘,你的回眸,我的轮回,漫漫黑夜,为你悄悄散开的愁绪,是否也有你的思念?
  那一世江南烟雨,都是模糊不清,我喜欢江南,因为那里遇到了你,再一个轮回,还会不会见到你。或许会,或许不会。逝去的岁月,只留心中的苍凉,借一樽时光的杯盏,斟满三生轮回的忧伤。
  无法割舍的魂牵梦萦,沉重成看不透的迷局,演绎了一场痛入骨髓的离殇。
  茫然伫立,看着岁月流年的春华秋逝,只剩下邂逅风景后的一轮残月,跟爱意渐渐走远的斑驳痕迹。
  来时的陌上初情,留下了半笺墨香。
  也许是独绽的绝代,妖娆了寂寞的风姿,才会,诱惑着我们不知是涅槃还是扑火的投身。
  不然,天涯的我,海角的你,怎会跨过千山万水,来赴这一场咫尺长相忆?
  几转红尘,我已是满脸憔悴,一身疲惫婚紗相
  遗忘的约定,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那遥遥无期的诺言?一世风花嫣然,如果不是曾经激情满怀,怎会有这伤感无限。依稀身影,已随落花去远,或许,忘了花开,便不会记得有花落,也再不会记得你!
  风花雪月都是指尖的痛,划下了一笔一笔的青春,我看不清未来,看不清你的脸。江南已是初春,烟花三月,我爱上你的双眸。
  都说记忆遥遥无期,却都会慢慢显出原来的声音,一句句空灵,一句句着迷。
  还是不能忘记吗?
  你在我的记忆中。清寂无言。风,柔婉地扬起了你的长发。如此寂寥。如此安然。
  真实过后,满目尽是山河永寂,怎堪欢颜。江山不过在纸上,我只把你放在心上,你是我几世的离伤。
  遗落的年华,谁还可以,再捧起那瓣瓣余香?
  古老的来时路,深刻着万年不止的思念。
  怎奈,凋谢的情愫,再也找不回昨天灿烂,曾经的爱恋,于白昼之间尽情飞舞伤感,摧残的韶华之梦,用泪水写就了灰飞烟灭。
  锦城笙歌,换作青衫远目。
  夜,侵蚀着最后的绝望,我为你翩跹的季节,却未逢君心未伤时。走过归途的落英纷飞,残存的温存,还在等待着谁的转身?彼岸沉浮的灯火,又会笼罩着人世怎样的烟尘滚滚,才会有这归属的命轮?
  若水三千,唯取你一瓢,其实不是什么虚假的谎言。
  如果可以,我也宁愿守着苦川,取你一瓢,我要给它们看,我们的美丽,是多么让人嫉妒。
  佛前苦求的千年,穿越成笔尖的美丽荒芜。
  那千年之人,也寻不见在阑珊之处,蓦然回首,独留,三千繁华尽头的自己,还在那一方水中自逐红尘。
  我们一生走过的记忆太多,结局也不知被谁慢慢遗忘,慢慢的旋律,落幕后无人记起。你看远处灯火阑珊,哪一张会是你的笑靥,哪一边的奈何会让我们停留。
  苦求上天再多一个轮回,却都轮错了方向,你相信不相信承诺?我是信得。
  带着你的美丽的容颜,我可以想象我们的明天,再也不对谁说轮回,再也不对谁说再遇,因为有你,一个承诺就足以新娘化妝
  天涯咫尺长相忆,我记得你,记得我们路过的江南
  木石前盟,我寻你在落寞的深秋。一滴泪,一世情,红颜依然为你不老。
  人已非昔日的人,心却还是昔日的心,月夜里,泛滥的过往缠绵着今生,或许,你若不离,我就应不弃。
  忽然喜欢上一句话,点点心伤。它说,
  心亦昨飞,情易又何悲。
  悲几朝听,伤几又何摧。
  摧亦随之,心亦有何为。
  为之不快,散忆又何慢。

09:56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dans 苦澀的生活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Tags : 人之常情有愛, 幻想希望, 风花嫣然, 清寂无言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