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2012

春已去記憶停留在昨天

殘寒消盡,春雨過,我赤足走在碎石子路上,任腳丫親吻著地面殘留的雨露。雨珠掛在有些光禿的樹叢中,串連成奪目的珍珠,猶如臘梅枝頭結著冰。微抬頭,淺淺地呼吸著,雨後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氣。不禁展開雙臂,擁初春入懷。然而,在張開雙手的瞬間,一種珍貴的聲音隨之悄悄掉落地下,使得一切恍若隔世般久遠包裝設計

那是許多年前的春天。那一年,屋外小河邊的桃花,開得格外燦爛。粉紅嬌嫩的桃花,鮮豔欲滴,閄棹嵗偶然一陣清風,花瓣隨風而落。飄在河面上的片片花瓣,在緩緩流淌著的河水裡,沒來得及搖曳綻放時最迷人的姿態,便順流而下。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小小年紀的我,竟會有一絲愁緒,但畢竟是短暫的。我獨自坐在岸邊,靜靜地看著枝頭上開得正盛的桃花,彷彿生命裡最美好的時光,都停留在那一刻。末了,不忘折下幾枝桃花,連蹦帶跳地順著小路回到家中,插在瓶子裡。

往後,每每見到桃花,腦海裡總會想起那天的情景,心便莫名的悸動。只是,這種感覺隨著時間的流逝,由深而淺,由濃而淡,如今,更是回首已惘然。我害怕了,害怕曾經的美好瞬間消失,害怕年少的光陰一去不複返。於是,便開始尋找,尋找春天裡的桃花,尋找往昔的感覺。然而,孩提時的情結,讓我到底惦念著家鄉的那顆桃樹,無論外面的桃花開得多么迷人,絲毫不能喚起靜如止水的心裝修工程

當我再一次踏上故土,懷著虔誠的心來到河邊時,眼前的一幕,讓我珍藏多年的感覺幻滅。往日裡清澈的河水,變得混濁不堪,遠遠地散發著零星的臭味。桃樹如瘦風中的枯枝,開著些頹敗的桃花。我怯怯地不敢上前,只道時間無情,世事滄桑。不知幾時,一片花瓣飄落到我的腳跟前,我彎腰將它拾起,放在手心上。花瓣毫無光澤,如耄耋之年的老人,即將走入生命的盡頭。正當我要悲嘆生命的無常時,忽然想起陸游的一句詞“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許是,花的凋零正是為花再開。我豁然開朗,時間讓我們埋葬過去,只為更好的明天;即使過去再怎么珍貴,未來會給我們更好的恩賜。

相較獨自品味桃花,萬物複蘇的春,讓我同樣喜歡和好友踏青。我和好友手拉著手,一會踢踢路上的小石頭,一會摘著路邊的野花玩,嬉鬧著到了田間。那時的純真是快樂而純粹的,純潔得如同剛出生的嬰兒。

天空像帶著面紗的少女,灰蒙蒙的。開春的田野裡,到處是忙碌的農民,一聞到春的氣息,他們便算計著一年的農活。我和好友拎著鞋子,光著腳丫信步走在田埂上。春天的泥土鬆軟,散發著勃勃生機。正當我們陶醉在春天田野的氣息中,怡然自得時,一聲雷鳴擾破了田野的安寧。不多時,遠處的山頭,傾盆大雨隱約可見,農民都急著避雨或回家去了,唯獨我倆。我們非但不躲雨,還期盼著看雨下到面前,想像著觸手可及的樣子。然而,在雨快下到我們身邊時,戛然而止,我和好友面面相覷,不覺放聲大笑。雨停了,花開了,小溪漲滿了,田裡亦蓄滿了雨水。我和好友迫不及待跑到剛才下雨的田地裡,用腳踩著水嬉戲。田邊的小溪,水流聲喘急,我們一步一步地踏在田裡,用腳撥弄著那些水草、花兒,甚是得意。本就翠綠的田野,在大雨的洗禮下,更是春意盎然。

很多年後,我依然能在雨天想起當日的點滴,那田野,那水草,那小溪……只是,昔日陪伴我身邊的好友,早已人在他鄉。而在我重溫舊事時,也僅僅是懷念。時間總是在悄無聲息中改變著什麼,倘若現下讓我光著腳丫,在田間嬉戲,怕是難了。那年春節,我和好友在家鄉重逢,相邀著去田間散步。當我們來到田邊時,那天的一幕幕,彷彿在重演。只是,我們從演員,成了觀眾。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我們相視而笑,誰都沒有下田,而是乘著夕陽的尾巴,走在來時的路上貨van

春去冬來,過去終究成為過去。然而,上天在關閉一扇門時,必定會打開一扇窗。在我們推開回憶之門時,或悲哀,或平淡,或快樂,都已停留在昨天。而明天的夢,依然在花開的地方,等待我們的前行。

04:54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