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2012

撐著傘離去的老婦人

傘,擋雨或遮陽的用具。

我見過一把既不擋雨又不遮陽的傘。

那是一個傍晚,夕陽還籠罩著大地,酷熱中的人們早早地聚集到福祉廣場乘涼。我穿過廣場時被一個人擋了一下,抬頭見是個中年男人,趕緊繞過去。驀然,我發現他手上撐著一把紅傘。沒雨沒日的撐著傘干啥?我嘀咕著匆匆而去藝術寫真

周六,我加班路過福祉廣場又看見中年男人撐著紅傘站在廣場上。

加完班,回家時中年男人還撐著紅傘站在廣場上。此時,太陽已撥開雲層。烈日下,閄棹嵗看著他手上那火一樣的紅傘無異於置身於熊熊大的烈火前。

忽然,我看見紅傘下有一個人。一個佝著背,穿著棗紅色皮大衣的老婦人。陽光肆虐地燒烤著她身上的羊皮,折射過來像無數的針刺進我的眼睛。我擋住強光邊走邊嘟噥著︰老年痴呆。

剛走兩步,一陣 “媽﹗媽﹗”的叫喊聲使我下意識駐足轉過身來。原來他們是母子倆啊﹗我估模中年男人四十來歲。他的頭髮稀少而花白,彎著腰右手撐傘,左手攙著老婦人喊說︰爸爸回家啦﹗老婦人抬起頭點了點,中年男人便攙扶著她離開了廣場。

回到家,我說起這件事。妻子說︰你才發現呀﹗去年冬天我就看到了。

次日中午,我路過福祉廣場時又看見中年男人撐著紅傘站那兒。紅傘下,老婦人佝著背拿著一根竹棍在花台的灌木裡撥弄著,像在尋找著什麼。我問中年男人︰你這是?他說︰我媽要這樣,沒辦法﹗我說︰用得著這樣一直撐著嗎?他反問道︰她要我這樣,你說我這個做兒子的該怎么辦?說話間,手滑了下去。老婦人用竹棍戳了戳他的肚子,嗯嗯地向上呶著嘴,他趕緊把傘高舉起來,對我說︰對不起﹗我有些激動。接著,向我敘述了十年前的一幕痛症

那天正下著雪,我爹媽打著紅傘走在這兒。突然,一輛車沖向行人穿越道。我爹將我媽猛一推,自己被撞在了花台上,當場斷了氣。我媽醒來時驚叫著︰你爹被撞進了花台,快去救你爹呀﹗從那以後我媽天天都要出來找,有時半夜三更都要出來。不瞞你說,我愛人受不了都……

我看見淚水從他充滿血絲的眼裡流了出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不經意地擦掉了淚水。

老婦人又 “嗯、嗯。”地用竹棍戳了戳他的肚子又,他趕緊又把傘高舉起來,彎腰大聲喊著︰媽﹗媽﹗爸爸回家啦﹗老婦人抬起頭對著他痴痴地笑著,像雞搗米似的點著頭。他向我點了個頭,撐著傘,攙扶著老婦人緩緩離去。

08:38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