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2012

在陽光裡嚮往的地方

說不清為什麼,在這樣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裡,突然換了行頭兩次三番倒車跑到地壇去。要不要稱這種行為為鬼使神差,總之,感覺一切都是那樣無厘頭,我就這樣一頭扎進了地壇的大門衝擊波

出了安定門地下鐵站,在溫暖的不像話的路上走著,說實話,我喜歡東城更甚於西城,那種古朴而滄桑的感覺,好像深宅大院裡賢淑端莊的正房太太,不醉心名利而威嚴四溢,不輕易開口卻擲地有金石聲──地壇也是一樣,我想。

從什麼時候起,它在我腦中形成一個系統的呢?或許是高中吧,史鐵生先生的文字有如一支帶著顫音的琴弦,亽囼莂在每一節數理化的課堂上,攜帶著我無比缺乏理科智慧的大腦想入雲端,飛到遙遠的京城,俯瞰那些雕梁、石碑、雨燕,甚至於小虫、螞蟻,再或者,還有每天過客一般的夕陽,想像著它們是如何侵入一位偉大作家的心坎,在他苦難的脊梁上注入神奇的營養中醫

那是個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方﹗

只是沒有想到,門票會那麼便宜,兩元錢,甚至不夠買一個麥當勞的甜筒,更相當於十五分之一個哈根達斯冰激凌球。絲絲訝異被壓下去,我開始著意尋找他的足跡,古樹真的很多,上面纏繞著凌霄花,於是順便想起了舒婷。沒有高歌的雨燕,鴿子倒是不少,機敏的樣子全都和遍地玉米粒攪在一起,填飽了肚皮。因為此時正是艷陽高照的晌午,所以落日的余暉是無緣見到了,牡丹園、宰牲亭一律沒找到,很多地方被鎖了起來,聽說今天晚上會有燈盞和車展。望著落鎖的大門,我試圖踮起腳順著門縫朝裡看,陽光反射在地面上,白亮一片,衣服蹭到了牆上的紅色,觸目驚心。

然後,一切都歸於沉寂。

什麼都沒找到,真的什麼都沒有﹗我覺得是自己的緣故──來這個城市太久,在人堆裡混的太久,以至於忘記了那些美麗而蒼涼的文字,忘記了她們是如何彈撥著我的神經裝修公司

園子太大,只剩下行走,最後只能跌坐在一把長椅上,望著面前被綠樹掩映的紅牆,發呆。

曾經很向往文字的道路,到現下反而每天和教案、學生、開不完的會糾纏不清,這也算是迷途吧﹗走的太遠太久,就忘了怎么走。

頭上有幾百年柏樹的低語,腳下爬來只軟綿綿的小青虫,日頭的影子在樹葉間婆娑成細碎的光斑,一瞬間,突然覺得先生從未離開過,或者,他的氣息和靈魂還在這裡,融化在每一處有生命的角落,融化成草草木木,山山水水,就這樣生生不息。

終於擰開一瓶水,心裡默念幾句,把水洒到草地上。以水代酒,尚饗。

08:41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dans 玫瑰之戀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Tags : 完美伙食, 整整友誼, 美麗太久, 歸於沉寂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