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2012

兒時隆重的春節

兒時每個人都有很多心愿,想來好笑,自己的心愿居然會是一串鞭炮。春節又來臨了,喜慶的氣氛悄悄的擠進了各家各戶,同時也洋溢上了心田,暖暖的,熱熱鬧鬧的。

小村裡不時的響起零散的鞭炮聲,啪的一下,接著是一陣歡呼,村裡自上到下的人都聽得到,是孩子們在燃放鞭炮,這都離過年還差那多天,喜慶的聲響已鳴叫起來了。

如今的社會,物質漸漸的充裕起來,鞭炮隨處可見了,就連閉塞的小村也不例外。樭娿廹這不剛臘月二十五,孩子們就給過上了“年”了。停足立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對話,都是過年的新衣服新褲子是多少錢買的之類的內容,不知不覺中讓自己想起了兒時,別說新衣服,連鞭炮都是奢望,也想起了那串散落的鞭炮紋身

具體就忘記了是那年了,應該是上高小前後。除夕之夜,一大家子人圍在堂屋中間,興高采烈的吃完年夜飯。飯後,大人們閑聊著,我和哥哥打鬧著的同時心裡總惦記被母親藏得高高的鞭炮,時不時的盯著碗櫥頂上看,那裡面有給我和哥哥過年裡的鞭炮,總共四百頭。

玩耍沒多久,母親開始催促我和哥哥洗腳,然後上床睡覺。我不願的磨蹭著洗完腳,臨上床的時候還不忘跟母親說記得明天早上給我鞭炮,直到母親點著頭答應了才乖乖的睡了下去。

村裡有個習俗挑淨水,出門前把三柱清香包在三張黃錢紙裡,外加幾十頭鞭炮,到井邊的時候祭拜用的。淨水是挑回來煮糯米飯祭天地用的,而且比誰家早,要搶了第一,那麼開年的光景也就會好。父親並不太注重這些,但也尊重禮節,所以我家常常是比較晚的。

初一一大早,我和哥哥就被趕起來了,父親讓我們去挑水。父親把剪好的幾十頭鞭炮和包裹好的清香放桌子上,交代好我跟哥哥後就去忙著生火了。初一早飯是男人做的也是一個習俗,到現下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兄弟兩人沒有一點厭惡反到高興得很,意味可以放鞭炮了,那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匆忙的抓過桌子上準備好的東西,哥哥已經挑著空桶在外面等待了,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不時的摸摸手上的鞭炮,感覺到了它們爆炸發出的響聲和亮光,急得不得了。還沒等哥哥伸桶到井裡,我就急不可耐的點燃了手裡的鞭炮,啪啪的響了起來,氣得哥哥瞪著我說,那麼急干嘛,又沒讓你放,是我挑水通渠公司

爭得放鞭炮的我得意忘形起來,那理會哥哥的埋怨,高興得在那嬉皮笑臉的。氣呼呼的哥哥打完水,擔著桶頭也不回的回家了,我卻絲毫不知哥哥生氣了。

挑完水後,哥兩照例跑出去村裡的路上,各自尋找著平日裡的好友玩耍起來了,可以玩到吃早飯再回家。那天我因爭得了放鞭炮,忘乎,就玩得久了點,直到過了午飯時間很久才回家,狼吞虎嚥的塞了幾口飯後,沒注意父親不在,只問母親我的鞭炮在那?

母親一面責怪著我那麼猴急,一面微笑著伸手到碗櫥的最頂層去摸鞭炮,摸來摸去什麼都沒有了,鞭炮不翼而飛了,只有兩張包裹鞭炮的紙躺在上面。母親不信的拿凳子墊著找,也沒有找到鞭炮的蹤跡,無奈的朝我搖頭說鞭炮不見了。

我一聽鞭炮不見了,急得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玩兒的心思都沒了,那可是奢望很久了的東西啊。母親後面的話讓我收起了一點傷心,母親說等姐姐上鄉裡玩,讓姐姐幫我買兩百頭回來,我才不情不願的又出門玩兒去了。心裡卻一直不是滋味,一直尋思著鞭炮到底去那了,一個奇怪的念頭,是不是跳水惹哥哥生氣了,他把鞭炮全拿了。

村裡的小伙伴都有鞭炮,就自己沒有,自然也被冷落了,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那堵矮石牆上發呆。哥哥和幾個堂哥從水塘邊上來了,還不時的掏出褲兜裡的鞭炮點燃朝後丟,臉上滿是開心的樣子。我仔細的瞅了幾次,發現哥哥居然拿出了好多,心存疑慮的我認定是哥哥拿了我的鞭炮,不分青紅皂白的沖上去和哥哥爭搶了起來,還說哥哥拿了我的鞭炮,說哥哥小偷。哥哥緊緊的按住褲兜,推桑著我爭辯說,搶什麼搶,掏什麼掏,這是我的。

那時的我近乎失去了理性,那裡顧得上哥哥的話,瘋也似的爭搶著。嘶的一聲,哥哥的褲兜被撕爛裡一個口子,解散了的鞭炮全部掉了出來。紅紅的鞭炮散落了一地,根本就沒有多少個,也就幾十個。氣急的哥哥猛地推開我後,一邊蹲下去撿,一邊罵我,誰稀罕拿你的那份,你以為都像你啊,給我滾開。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罵著,兄弟兩就這么吵了起來,吵得好大聲,理虧的自己吵不過哥哥後,委屈極了。哥哥始終是哥哥,把散落的鞭炮撿起來數了數,然後還分我一半,我沒領哥哥的好意,不理哥哥就那麼賭氣的跑了。

晚飯桌上,母親問了起來,到底誰拿了鞭炮?

父親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歉然的說,早上拜天地的時候,我忘記解一半留下了,把鞭炮給全放了,後面忙喂豬扛牛草就給忘記了。

母親橫了父親一眼,又看了看我們兄弟兩人才埋汰父親了句,做什麼事都是稀裡糊塗的。

我才知道哥哥並沒有拿我的鞭炮,而是被父親給放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很是難過,但卻沒有跟哥哥道歉。

那年就那麼過了,心裡卻藏下了散落在地上的鞭炮;藏下了吵架的情形;藏下了兒時想擁有很多鞭炮的心愿。直到多年後,工作了的自己領了第一份工資,買了一大封鞭炮高興的在門口放完,才算了了那個心愿電視機

如今的光景裡,誰還會在意那些個鞭炮?別說隆重的春節,就連平日裡清明去掃墓都要成盒成盒的燃放鞭炮。日子好了起來,手頭闊綽了,村裡的孩子口中說的都是衣服是多少錢買的,鞋子是啥牌子自然的鞭炮也不在話下了。聽著孩子們的話,心頭反竄起了莫名的愁思,想起了兒時的鞭炮,感覺還是那鞭炮好,那鞭炮響亮。

10:04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