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2012

記憶隨風飄散的角落

忽然發現,燈光下的自己變得淡漠,疏離。觥籌交錯間,一切都恍如無聲的電影,各自都在上演著彼此的故事。

微醺的氣氛中,點點酒精侵蝕著混亂的思惟,一點點淹沒了意識。那些微的疼痛涌了上來,喉間還殘存著刺激的苦澀。而許久以後,神經末梢就麻木了,轉而變成了 無力。支著腦袋,了然地看著大家放聲高談。輝煌的燈光,在大家的眼睛裡變成勒耀眼的鑽石,反射出璀璨的光芒,洋溢著灼目的光彩椎間盤突出

他側過頭來,看勒我一眼,光線洒落在他黝黑的瞳孔中。舗汎苆如此溫和,安定。那樣靈動的光華帶著關心和疑問,而我,不回答也不表示,只是微微一笑,繼而轉過頭去。

白駒過隙,一些什麼湧現在我腦海中 ,那些  白的日子,理應潔淨如一張白紙。可生活在這紙上留下絢爛的一抹,隨之而來的,不可抗拒的,黑暗色彩便沾染勒這神聖一筆。如此突兀,令我們無法接受。那時的 我們如此地心無雜念,憑著對文字的摯愛,我們深深迷戀筆尖流露的情愫。總天真地以為我們可以一起寫下自己的心聲。信紙越積越高,友誼也越來越深。我以為這 就是知己,“高山流水覓知音”我慶幸自己不用越高山,跨流水。但是,所有事情都有轉折,那天,天空蒼茫一片,沒有雲也沒有太陽。像我的心,空白一片。她嚴 厲的聲音鼓點一般落在我的心上,令我喘不過氣。回去的路上,彷彿踩著棉花,心中荒涼的疼痛,如一夜之間被大火燒燼的麥田,只剩下灰黑的桔梗。壓抑無法爆 發,漸漸沈澱發酵成酸楚。無奈USB手指

似乎一切都平靜地像沒事一樣,表面的雲淡風清遮掩了我心底翻滾的暗涌,這一場戲終將落下帷幕。我只記得她說“這樣成何體統?﹗”對﹗不成體統﹗之後,便發 了瘋似的學習,我不知道除此之外我還能幹什麼。他由盛怒轉為平靜,我知道,我們都很無奈。原來平行線永遠是無法相交的。曾經那熟悉的路上已沒有了我們的高 談闊論,那乾淨的清晨也沒有了我們結伴的身影。我緘口不言,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我不原強辯什麼。我知道,倘若我解釋她定會給我們純白的友誼下一個定義,我 不允許﹗決不﹗她沒有權利褻瀆詆毀我們的友誼﹗對她早已沒了原有的敬重,身為課代表,本對她的尊敬消失在她不分青紅皂白古板的作為中。畢業那天她笑著誇獎 我的國文成績,她的笑,不再激起我心中的熱情,反倒,一陣絢目,刺眼。

終於畢業了,終於逃開她的掌心。我想,我們的友誼,應該。不會斷吧。一切經歷過了,也是一種福祉。我感謝曾經可以與他為友。

想了太多,自始至終,終究是美好與殘酷的交織,現實與夢幻的交融。不理解她於我們那場並不意味著什麼的友誼是否起到了優良的作用,也不理解她刻薄的言辭給我起初蒼白的解釋下了是否準確的定義。我只知道,年少的我們都選擇了迴避,決口不提塑料回收

不在乎是誰受了傷,是誰遺忘了那美好的記憶。

裝作若無其事,抬頭走向各自的路途。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遺忘了很多。頭痛欲裂,記憶分散在各個角落。就這樣吧,一切都隨風飄吧。人生的征途還很漫長,人生如夢,恍若隔世。

10:01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