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2011

臘八粥節氣回家去看看

眼看著,一年一度的臘八粥節氣漸漸地臨近了。清晨醒來,突然地就很想回老家去看看。雖然明明知道,老宅子裡那棵我常常掛念著的棗樹早些年因為翻新房屋,早就被叔叔嬸嬸給砍伐掉了。

父母還在的時候常跟我說,小時候,每年臘月初八這一天,都是我給那棵有著二十余年樹齡的棗樹喂食餃子的。因為老人們常說,如果這一天記得給棗樹上供,來年棗樹就會碩果累累。現下想來,有些把果樹神話了的意思,然而很奇怪,院子裡有著許多的果樹,偏偏每年這一天就只敬棗樹,一直到如今都搞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年幼的孩子們關心的,大抵也只是年節將至老人們開始祭神拜祖所肆意渲染的那種神祕的氛圍吧合身婚紗

記憶中,彷彿是由白發的老人腳步蹣跚地走到大棵的棗樹前,手中拿著一把廚房常用的刀子,在樹幹上選擇小孩子可以夠得著的地方,不輕不重地砍上一刀,當然,切口是朝上的,否則怎么放得上喂食它的東西呢?一刀下去,棗神就咧開了嘴,正好可以放下半個餃子的樣子。早有饞嘴的孩子在旁邊雀躍著,用勺子從手中捧著的小黑碗中舀出一個滾圓的餃子來,就要放上。掌刀的老人們往往會很及時的阻止小孩子們有些莽撞的行為,告誡他們,不能用太熱的食物來喂食,而且只用半個餃子就可以,但是必須記得要用小嘴吹涼了才能放入,不然,棗神是會生氣的,來年就見不到顆顆圓甜的棗子了。老人們的話,一向被懵懵懂懂的孩子們奉若聖旨。常有愚笨的孩子在一旁嘰嘰喳喳地問,米飯它要嗎米飯它要嗎?老人會慈祥地撫摸著孩子們的腦袋笑著說,如果放得下,盡可以放入好了。然後就有大一些的孩子上前去,把切口那裡放入餃子還余下縫隙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用小嘴吹過的米粒給填滿裝修工程

在這個儀式結束後的一整天裡,好奇的孩子們會一直關注著這棵喂食過的棗樹。不停地去那裡張望,希望親眼看到棗樹是怎樣把那麼多的食物給吞下去的。結果總是讓孩子們失望,因為無論如何張望,那些食物好像一直紋絲不動地停留在刀子砍出的切口上,似乎並沒有怎樣特別的變化。很快,頑皮的小孩兒就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四散玩去了。等到第二天突然想起來,再過去看,果然已經沒有了。是棗樹吃掉了嗎?老人們呵呵地笑,誰讓你們只顧著玩兒的呢?

真的是棗神顯靈了嗎?呵呵,許是飢餓的小鳥、善爬樹的小貓給食用了吧。

天真無邪的小孩子那裡知道這么多的呢?

只有一些困惑隱藏在幼小的心田裡︰那棵可憐的棗樹,用鋒利的刀子砍它,它是會疼的呢還是不疼的呢?如果它跟我們一樣,會有疼痛,該有多么可憐吶﹗為什麼喜歡它,卻要用這樣殘忍的模式來祭拜的呢?好可憐的棗樹噢……  

隔著大門,聽到有一個鄰居在跟人講話︰你剛才說臘八粥的時候準備到那裡去呀?有回答說計畫著請假想回家去看看。

就快別去了吧﹗鄰居驚呼道,難道你就不知道臘八節已經出嫁了的女子是不能看到娘門的人的嗎?父母不講究,好呆你還有叔叔嬸娘在噢﹗

呵呵,真的呢,是有這么一說,臘八節的避諱。

雖然現下年輕人大多並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牽掛著親人的他們還是懷著一腔祈福的心情來虔誠地遵守著,期望在新的一年裡五穀豐登、六畜興旺凹凸洞

現下我們的物質生活是越來越富裕了,對故土在身體上卻反而越來越疏離了。記憶中充滿著神祕氣息的這樣一個節日,會不會一年年的隨著時代的變遷,慢慢地被淡化了那樣的一種祥和的氛圍,漸漸地消逝了溫馨濃郁的鄉土味兒的呢?

也許,因為生計等等原因而背井離鄉的我們,真的該抽個時間,或攜兒帶女,在節日裡回家去看看。

05:43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