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2011

花開絢麗的安好

閒暇了一些時日,也沈澱了一些時候,依然覺得自己不夠淡定,一如既往的患得患失,辭了一份工作,換了一份什麼都不會的工作,一切都是從零開始,像條繃緊的弦將自己突然某種從來沒有的緊張狀態,以為這就是找回了自我,突然失去的網路生活似乎很不習慣,再次開通了手機上網業務,想利用午休時間填補這瞬間的落差hong kong services

逛進了書城,大面積的搜索,看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時,眼前突然一亮,仔細去看原來是關於林徽因的傳記,作者說︰她是一個聰慧的女子,讓徐志摩懷想了一生,讓梁思成寵愛了一生,讓金岳霖默默地記掛了一生,更讓世間形色男子仰慕了一生。她,就是林徽因……

我不知道這樣的概述是恰如其分,還是言過其實,我只是知道林徽因就是那人間得四月天,就是那一樹一樹的花開,美麗絢爛。我還是忍不住繼續往下看了,華麗的辭藻,優美的描述還是比較奪人眼球的,然終究抵不過書名的魅惑,我頓時在簽名上複製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默默思考,愈覺韻味悠長,卻突然覺得用這樣書名作為林徽因傳,似乎有點不太匹配,白蓮般清冷冰潔地林徽因,何須用若安好如此的字眼,沒意思開鎖

書沒用繼續讀,書名倒是真真切切的植入腦海中,不久空間便有評論,一則說“便是晴天霹靂”,倒是很搞笑,也倒是去接得很,一則說 “ I am fine! ”倒是很會往自個身上捋,也只好淡淡一笑。再次默念“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卻發現很是不對,起碼於我而言不對,即便是你安好了,他安好了,你那裡是晴天,他那裡也是晴天,全世界都是晴天了,可是我卻一點不安好,我這裡還是無法看到晴天,所以一切的不安還是在我這裡。

一直沒有給自己找到一個合適的定位,一直沒有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好,也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關於工作,關於感情,關於生活,似乎都被自己搞得亂糟糟,心情也跟著陰晴不定。

那日雨下了,心也隨著雨去了,接著雪伴著雨來了,心卻沒有為這初雪的到來欣喜,似乎更加陰冷了,什麼樣的風景都無心欣賞,那日雨雪都過去了,天卻更加陰了,大霧彌漫的,更加難辨周遭的風景,很想大罵一聲“什麼鬼天氣”,心情終於跌入了低谷,空調的熱風倒是吹的很肆虐,似乎要秒殺了這個冬天的一切寒冷,外套褪去了,腳心卻是冒汗了,坐立難安,一整天要過去了,霧氣還是沒能退去,翻看日曆,原來週末了,卻沒有以往的期盼與驚喜,這樣的天,怕是難出去耍的,即使去耍,也記不得還有什麼人可以一起,那誰誰結婚了吧,那誰誰生孩子了吧,那誰誰都是安好的吧,那空留我是怎么了?

再次翻開剛剛那本書名叫《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書》,突然覺得用它寫林徽因傳也未嘗不可的,也恰如書中而言︰有人說,林徽因被季節封存在四月天,窗外的柳絮做了萍客,梁間的燕子做了鄰伴,夢中的白蓮做了知己。也有人說,純淨的她其實比任何女子都懂得調配煙火,所以她不會輕易被往事所傷。許多尋找她的人都杳無音訊,不知道是承受不起生命的重,還是承擔不起生命的輕。又或許我們本就不夠清淡,想在春天的書頁裡留下一筆墨綠,卻被清風錯翻了頁碼影印

無論是那一種敘說,林徽因終究贏得了這一整個的四月天,這一樹一樹的花開,她是安好的,她更是絢爛美麗的。

我想與我而言,這句話應該改一下的,我若安好,便是晴天。

08:23 Écrit par Start each day in a happy way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Facebook |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